首頁 > 文化旅游 > 旅游新聞 > 正文

降票價、勤消毒、辦展覽 闊別百日,黃鶴樓迎來重啟時刻

4月29日,武漢黃鶴樓公園恢復有限開放,一名“戰疫者”代表敲鐘祈福。新京報記者 鄭新洽 攝

4月29日上午,沉寂98天的武漢黃鶴樓公園再次迎客。

黃鶴樓坐落于武昌區蛇山山頂,是武漢最知名的地標性建筑。4月底的武漢,天氣炎熱,不少游客穿上了短袖。站在黃鶴樓樓頂遠眺,不遠處的長江大橋、龜山電視塔清晰可見。近處的蛇山樹木郁郁蔥蔥,紅色的薔薇掛在路邊的墻上,一片生機勃勃。

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自1月23日起,全年無休的黃鶴樓閉樓謝客。如今,黃鶴樓在武漢在院新冠肺炎患者“清零”后迎來重啟,它也是湖北省最后一家恢復開放的5A級景區。

開園首日,黃鶴樓舉行了簡短的“祈福儀式”,邀請了十余名各領域“戰疫者”敲鐘祈福。

“戰疫者”走上臺前,抓住包裹著紅布的鐘槌,向后退了兩步,再往前猛地一推,千禧鐘發出沉沉的一響。伴隨著鐘聲,游客和“戰疫者”們齊呼:“黃鶴歸來,武漢復蘇。”

封閉區域暫不開放,門票降價

早上8點剛過,公園還沒開門,虞阿姨和丈夫就在門口等待了。她是從東門進入黃鶴樓公園的第一名游客,為此獲得了公園準備的紀念冊。“我今天晚上睡到床上都要笑醒。”

虞阿姨是武漢人,之前聽說黃鶴樓重啟的消息后“興奮了半夜”。為了早點出門,她和丈夫6點多就起床了。虞阿姨特意穿了一條紅裙子。“我想第一個上到主樓頂上,看看長江大橋,拍拍照。”虞阿姨說,她要發一條朋友圈,要告訴親朋好友,武漢終于云開霧散了。

與疫情前不同,如今想要進入黃鶴樓,游客至少要通過兩道關卡:在公園入口處測量體溫并出示“綠碼”;在黃鶴樓外掃描二維碼,預約入樓時間。

“如果發現游客體溫異常,工作人員會先請他們到隔離點休息,過一會兒再次測量體溫。要是兩次體溫都是異常,我們就會通知武昌區衛健局,讓他們過來把游客領走。”黃鶴樓公園管理處工作人員王紅念說。

公園的入口處有一把綠色的遮陽傘,傘下放著一張藤桌、幾把藤椅,那里是園區暫時設置的疫情隔離點。王紅念表示,之所以要把隔離點設在這里,是因為室外通風好,可以降低交叉感染的風險。

與疫情前夏季“早八晚七”的開放時間不同,現在,黃鶴樓每日開放時間縮短為上午8點半到下午5點。此外,黃鶴樓內二層至四層的封閉區域暫不開放,只開放外側走廊。黃鶴樓公園管理處的工作人員表示,黃鶴樓的成人門票單價已從70元降到60元,這個價格會持續到封閉的區域全部開放為止。

按照以往經驗,黃鶴樓日均客流量可達萬人,4月底更是旅游旺季,單日最高客流量約5萬人。但為保證安全,重新開園后的黃鶴樓實行了限流措施,每半小時最多允許300名游客入樓,單日可接待最大游客量5400人,僅為過去游客流量的約1/10。

據黃鶴樓公園管理處工作人員介紹,為確保防控安全,目前黃鶴樓不提供窗口售票,游客需在互聯網平臺預約購票。而每日的互聯網預約購票數量僅限4000人,其余名額將留給各類免費優惠人群——除持有相關免票證件、黃鶴樓年票的游客外,還有醫護人員、環衛工人等。

2月20日,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廳曾宣布,湖北所有A級旅游景區5年內對援鄂醫療隊員免票,黃鶴樓亦在免票的景點之列。王紅念告訴新京報記者,除援鄂醫療隊外,醫護人員、環衛工人、警察等在疫情期間做出貢獻的特殊行業人員也可免票——不限戶籍,但必須是疫情期間在武漢工作的。他們通過單位開具的介紹信,可以免費領取兩年的黃鶴樓年票。

既要消毒,又要減少對建筑的損傷

重新開園后,黃鶴樓的防疫消殺工作變得更加復雜。

自1月23日閉園起,黃鶴樓每天都要消殺。閉園期間,每天消殺一次;重開后,大部分區域每天消殺兩次,衛生間、垃圾場等重點區域,每天消殺四次。

據王紅念介紹,黃鶴樓消殺的主要用品是酒精和84消毒液,所有人體可以接觸的區域,比如電梯按鈕、門把手等,只能使用酒精消毒。但酒精、84消毒液均具有腐蝕性,如何在高頻率消殺的同時盡量減少對建筑的損傷,是工作人員需要考慮的問題。

宋師傅在黃鶴樓負責消殺工作。每天早上7點多,他就會穿戴好防護服、手套、口罩,背著一個裝有40升消毒液的箱子,開始噴灑消毒。根據不同的消毒需求,消毒液的配比也不一樣。比如每天早晚的日常消毒,消毒液和水的比例約為1:200;每周一次的深度消毒,消毒液和水的比例約為1:150。

為減少對建筑的腐蝕,每次消毒的二三十分鐘后,工作人員都要用清水把消毒的部分擦洗一遍。要想完成黃鶴樓主建筑的消殺工作,兩三名工作人員至少要干2小時。

“閉園期間消毒液用得多,正常情況下,每天至少用掉14斤。但酒精用得少,一個月也就2斤。”黃鶴樓公園保潔處工作人員李明說,但開園后游客增多,預計酒精的使用量很快就會超過消毒液。

據工作人員介紹,剛閉園的一個月,保潔處的100多名員工中只有包括宋師傅、李明在內的3人值班,但除了不用處理游客丟棄的垃圾外,每天的保潔、消殺工作并不輕松。宋師傅說,4月8日起,保潔處的70多名工作人員已恢復上崗。等到黃鶴樓公園室內區域完全開放,其余30多名保潔人員也將回歸崗位。

疫情期間的特殊游客

在黃鶴樓工作了十多年,李明從沒經歷過這么長的閉園期。

1月23日閉園當天,她和另外兩名同事到公園值班,三人分散在不同角落,誰也看不見誰。她突然有點不習慣——太安靜了。“以前再怎么沒有游客,工作人員還是有的,那天連工作人員都沒了。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

閉園期間,黃鶴樓只接待過一類游客:200多批次、共6000多名來自全國各地的援鄂醫護人員。而接待援鄂醫護人員的想法,源于黃鶴樓員工與醫療隊的一次偶遇。

3月底,一名黃鶴樓工作人員從漢口開車到公園值班,途經長江大橋時,遇到了停車拍照的醫療隊。彼時,黃鶴樓尚未開放,醫護人員想看黃鶴樓,長江大橋上是最好的位置之一。

王紅念說,此前,大家也在媒體上看到過醫護人員想在離開武漢前逛逛黃鶴樓的想法。經過協調,醫療隊只要經過其住所所在行政區的防疫部門同意,并帶著介紹信提前預約,就可以到黃鶴樓參觀。

最早到來的是吉林大學白求恩第一醫院的5名護士,她們1月30日來到武漢,4月3日回家前登上了黃鶴樓。為了感謝專門等待的工作人員,護士們錄了一段視頻。在鏡頭前,護士們摘掉口罩,做了自我介紹,還唱了一首感謝的歌。

在王紅念看來,黃鶴樓接待醫護人員時承受了很大的壓力。一旦前來參觀的醫護人員中有一例感染,對公園職工和其他醫護人員來說,都是一件危險的事。為了盡量降低風險,那段時間,黃鶴樓只開放了主樓外廊和室外游覽區域,每次只接待一兩個醫療隊,游覽人數也被控制在200人以內。

隨著疫情逐步緩解,來黃鶴樓參觀的援鄂醫療隊越來越多。最多時,黃鶴樓一天接待了6批醫護人員。王紅念發現,醫護人員和普通游客一樣,最喜歡在能看到“黃鶴樓”牌匾的門口拍攝標準的“游客照”。

“武漢一定贏”

關閉近百天后再次開門,黃鶴樓原本空曠的廣場兩側增加了兩面白色展覽墻,墻上掛著約60幅漫畫家林帝浣創作的與新冠肺炎疫情相關的漫畫——《武漢一定贏》。

林帝浣是廣東人,學醫出身,畢業后一直在大學教書。1月底,他從新聞上看到武漢疫情的消息,隨后創作了一組小老鼠戴著口罩拜年的漫畫。這是林帝浣與疫情相關的第一組作品。

此次展出的漫畫,包含了疫情期間各行各業人員的日常生活。一幅畫作中,一名穿戴著防護服和口罩的醫護人員,奮力托起一個比自己還高的深藍色醫用氧氣瓶,下面寫著“隔離病區女護士:生生被疫情逼成女漢子,比我重的氧氣瓶也能搬”。另一幅畫作里,一名頭發微卷、戴著圍裙的女性,一手拿著炒鍋,一手拿著鏟子,嘴里說著:“關在家里十幾天了,會炒的菜都炒過一遍了,剩下的只有吵架了。”

林帝浣說,當初創作這些漫畫,是希望通過比較輕松的方式安撫大家的情緒。“畢竟我們都沒經歷過封城,我希望漫畫能起到陪伴的作用,幫大家積極、陽光、勇敢地面對疫情。”

疫情期間,這些漫畫曾在多家定點醫院和方艙醫院展出。一名廣東省醫療隊的醫護人員告訴林帝浣,漫畫展出前,大家工作很辛苦、很疲憊,臉上沒有笑容,“很木訥”。但漫畫送來后,醫療隊利用休息時間布展,“布展時大家討論漫畫、開玩笑、打鬧,氣氛輕松了很多。”林帝浣說。

王紅念認為,重新開園的黃鶴樓舉辦漫畫展,可以在某種程度上防止游客聚集。“現在室內區域不開,如果沒有一點項目,游客很容易聚集到主樓里面,所以你得提供一些可以參與、體驗的東西,把游客盡量分散開。”

沒能見證黃鶴樓的重開時刻,林帝浣有些遺憾。但他已經約好了援鄂醫護人員,等到疫情徹底結束,大家還要一起再去逛逛黃鶴樓。(記者 李桂)  

編輯:滕娟
相關閱讀
0
cfl加拿大美式足球实时比分 股票买卖入门基础知 如何做好客户资产配置 中国股票下跌 股东增持股票下跌 上证指数实时行情 有限责任公司可以发 手机怎么炒股 想玩股票怎么玩 上证指数股票 新三板股票转让规则